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 安徽佛教
  • 安徽寺院
  • 江淮法务
  • 电子期刊
  • 皖佛资讯
  • 市县佛教
  • 网络佛学院
  • 在线读书

  • 在线访谈
  • 图片报道
  • 观世音声
  • 公益慈善
  • 菩提文苑
  • 专题报道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安徽佛教 → 佛教概论
     安徽省建制于清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合安庆、徽州二府首字为名。
        由于安徽省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她悠久的历史,因而造就了她古老而灿烂的文化,而追溯佛教的历史,则可以一直到后汉永平年间。据《后汉书》记载,汉明帝的同父异母兄弟,分封于楚国的刘英早在后汉永平年间即在宫中祭祀黄老及“浮屠”(即佛),而当时的楚国,也即统领了现在安徽的全境。楚王英的奉佛行为在当时并不能得到很多人的理解,不久,他被告犯有“企图谋逆罪”而被流放到位于江南的丹阳一带,而随同刘英一同来到江南的有上千人之众,这上千人之众的队伍是一支庞大的佛教宣传队,因此,随着刘英等人的到来,佛教的种子开始洒播到了安徽南部的广大地区。
        东汉未年,北方地区频繁暴发农民起义,军阀之间也连年发生相互征战,而此时的安徽淮北一带却相对安定,因此,大批难民向这一地区逃奔而来。在这批逃难的流民中间,有一位佛教徒名叫笮融,他利用当时掌管军队钱粮的机会,不仅在当时的徐州地区建造了大量的佛寺,同时他还建造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座铜佛。据《三国志•吴志》记载:“笮融,丹阳(今安徽宣城一带)人……大起浮屠祠,以铜为人……下为重楼阁道,可容三千余人,悉课读佛经……”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当时在徐州不仅有了大量的寺宇,同时也有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尊佛像,正因为有了佛寺和佛像,便也有了前来举行佛事的的信众。
        由于外国僧人的不断来华,更由于译经事业的不断兴盛,一些中国的佛教徒开始效法外国僧人走上出家的道路。根据历史记载,大约是在后汉光和四年(公元181年)中国第一位出家的僧人严佛调就是安徽淮北的临淮(今安徽宿迁西北)人。据《出三藏记集》记载,严佛调“敏而好学,信慧自然,遂出家学道。”他是追随当时安息国的僧人安世高而出家的。这是一位学识高深的知识分子,他出家后即追随他的老师从事译经事业。他的译经“义理明析,文字允正,辨而不华,质而不野。”在他的老师安世高的指导下,严佛调与另一位安息国的僧人安玄合译了中国最早的大乘经典之一的《法镜经》。   
        东汉未年,随着北方战乱的加剧,洛阳长安一带的居民以及僧侣大批南移,佛教的中心开始由北方而移到江南,因此促进了后来的东吴佛教的盛行。当东吴的国主孙权建立了他强大的吴国的时候,有两位从西域而来的僧人分别来到了当时吴国的都城建康。他们就是支谦和康僧会。这是两位善巧方便的僧人,他们分别利用自己独特的智慧不仅赢得了国主孙权的信任,从而为自己的译经和弘法事业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同时还培养了大批的佛教信众。在这期间,他们在江南不仅译出了包括《维摩诘经》、《首楞严经》在内的大批大小乘经典,而且建造了第一尊舍利塔。在此影响下,江南地带佛教大兴,大量的佛寺开始建造。安徽境内留存至今的一些古老的佛寺,差不多都是在当时建立。如当涂的化城寺、广济寺,全椒的石溪寺等。
        西晋时期,西域僧人佛图澄来到中国。他来中国时已是八十多岁,但是,他不仅利用他在统治者心目中的威望广弘佛教教义,而且大造佛寺。他一生所造佛寺大约有八百余所,而安徽太湖县境内至今犹存的佛图寺据说就是佛图澄所造。
        由汉未至隋初,其间四百余年,是中国历史上最纷乱不安的年代,而佛教却能在这一期间越演越盛,饱经战火和动乱的人们正是因为有了佛教,才最终找到了精神上的支柱和心理上的依持,这不能不说是佛教所特有的殊胜因缘,也是中国佛教史上的奇迹所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佛教的上升时期,也是安徽佛教的兴盛时期。南北两朝,尤其是南朝政府的大力推行佛教政策,使佛教得到长足的发展,尤其是译经事业成就显著。继西域僧人卑摩罗叉在寿春(今安徽寿县)石涧寺译出了最早的律藏《十诵律》后,中国成实论派的著名代表人物僧导在寿春创立了东山寺,成为南方派成实论师的先导者,他先后译出了《成实论疏》、《三论义疏》及《空有二谛论》等成实派的代表作。
        说到中国的禅宗史不能不提到菩提达摩,然而菩提达摩禅法的种子得以传播,又不能不提到中国禅宗史上另两位杰出的禅师,那就是被称为二祖的慧可和三祖僧璨。当菩提达摩的禅法在玄学盛行的江南未能找到知音的时候,达摩便来到了嵩山,于一个山洞内面壁观心。直到九年之后,弟子慧可才投于门下,于是菩提达摩的禅法终于有了合适的传人。
        公元574年,中国历史上发生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废佛运动,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北周法难”。在废佛的淫威下,接受了达摩衣钵的慧可携四卷《楞伽经》南下皖公山(即今天柱山,位于安徽潜山县境内),寻找先期到达这里的弟子僧璨。慧可与僧璨往来于太湖与司空山之间,培养禅法的种子,壮大了中国禅宗的队伍,从而改变了自达摩以来禅宗的头陀行,中国禅宗的山林化和僧团化从此开始。在皖公山,三祖僧璨又完成了第三次的衣钵真传,他将衣钵传给了当时只有十四岁的弟子道信。至今依然香火兴盛的位于潜山境内的天柱山三祖寺即是他们传法和论道的重要道埸。
        唐代是中国佛教的黄金时期,而这一时期安徽佛教发展的重要标致是九华山佛教的兴起。
         九华山,位于安徽省的东南部青阳县境内,它北俯长江,南望黄山,西接古城池阳,最高峰十王峰海拨高度约1342米,总面积约120平方公里。
        九华山古号九子山,因唐代大诗人李白有“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的著名诗句,遂改名为九华山。
        唐开元末(约741年)出身于古新罗国王家的金乔觉历尽艰难险阻,航海入唐求法,最后终于来到了九华山。他于一个山洞中苦修苦行,渴饮山泉,饥食白土,他的苦修苦行终于被人们所感动,于是人们为他建造了一座寺宇,这就是九华山目前最古老的寺宇化城寺。他的行为也感动了当时的地方官员,他们为他立额施舍。他的行为更感动了无数的善男信女,人们一批批来到九华山,九华山佛教由此而开始大兴。
        贞元十年(公元794年)农历七月三十日,金乔觉已经九十九岁,他忽召徒众告别,然后跏趺示寂。当时山鸣石陨,扣钟嘶哑,群鸟哀啼。其肉身趺坐于石函中经三年而颜状如生,兜罗手软,而摇动其骨节,如撼金锁。据佛经:“菩萨钩锁,百骸呜矣,知其为圣人降世也。”因此,人们尊他为地藏菩萨,遂于神光岭上为他建塔供养。后人因其俗姓金,又尊他为金地藏。
        据《地藏本愿经》记载,地藏菩萨曾发大誓愿:“我今尽未来劫,为是受苦众生,广设方便,悉令解脱,我方成佛。”“若不先度罪苦众生,令其安乐,得至菩提,我终未愿成佛。”九华金地藏的出现,使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真正的地藏菩萨,从此九华山成了地藏法门的信奉者朝圣的圣地。再加上历代帝王对九华山的推崇和赏额,至明清两代,九华山遂与山西五台山、四川峨嵋山、浙江的普陀山并称为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
        由于中国历史上发生多次废佛运动,到了中晚唐时期,禅宗开始向山林化和田园化发展。南宗马祖道一的弟子普愿禅师在池州南泉山(今安徽省贵池县境内)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禅宗园林,当时在南泉普愿禅师的禅林中集中了少至几十,多至上百的禅僧。他们依照百丈禅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禅训,以劳作为禅事,以自然为禅悦,使得中国禅宗不仅在那种动乱的社会环境中得到了生存和发展,同时也使中国禅宗从当时的“文字禅”的胡同里解放了出来,变得更加活泼自然,更加充满生机。
        自唐代中叶至晚唐的二百多年时间里,安徽境内的禅林大致可分为三个地区,除了前面所说的池州南泉山的普愿禅师,还有位于长江以北,现安徽桐城境内的投子山的大同禅师。投子大同禅师的禅法继承了他的师祖曹洞宗石头希迁,他主张认识事物应由表到里,再由里及表。著名的“投子卖油”的公案代表了大同禅师的禅法特点。此外,就是位于泾县境内的水西三寺,那是黄檗希运禅师的道埸。他的禅法特点被当时知宣州的裴休总结在《黄檗禅师传心法要》一书中。
        唐代以后,佛教的黄金时代业已过去。但是,佛教在安徽的发展依然势头正猛。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时的浮山(今安徽枞阳县境内)法远禅师。他与当时的一些文人和士大夫的交往成为历史的佳话。如当时曾经力主排佛的大文学家欧阳修来到浮山,他一边同人下棋,一边请法远禅师谈谈佛法,于是法远禅师就以棋盘为人生,以双方在棋盘上的斗杀为人生战埸,将欧阳修当时得意而又不得志的尴尬处境剖析得入木三分,使得欧阳修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而欧阳修说,象法远那样的禅师“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君王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祸患离身。”至此欧修开始对佛教产生好感,后来他以“六一”居士自称之。
        现存于安徽境内的很多寺庙,都是在明清两代得到兴建或修复的。明太初朱元璋曾在安徽凤阳的一座寺庙里做过四年的和尚,当他做了明朝的开国皇帝之后,不仅对佛教大加扶持,而且在他的主持下,修庙建寺之风大为盛行。除了凤阳的龙兴寺,在安庆,初建于北宋开宝年间的迎江寺得到了大规模的修复,并于明隆庆四年(1570年)建成了我省、也是长江沿岸最大最高的寺塔“振风塔”。振风塔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塔”,又有“过了安庆不看塔”之称。这一时期,遍布安徽的寺庙可谓星罗棋布,九华山就有大小寺庙数以千计。
        明亡以后,一些士大夫由于在政治上失意,开始隐遁山林,削发为僧。他们代表了佛教队伍中知识层次较高的一批。如明未清初的浮山僧人宏智,俗名方以智,他是一位物理学家和杰出的诗人。而歙县的僧人渐江则是中国画坛中新安画派重要的奠基人。一些高僧修成正果,仅在佛教圣地九华山,明清两代即出现肉身菩萨达五个之多。最著名的要数现供奉于九华山百岁宫的无瑕禅师。他在一个山洞里修炼到一百二十六岁,终成不坏之身,被明崇祯皇帝赐为“应身菩萨”。
        值得一提的是安徽的僧伽教育有着较长的历史。早在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华严学者月霞法师即在九华山后山翠峰寺创办“华严大学”,当时就学的有成为近代名僧的虚云、心坚等人。这是中国僧伽教育史上的第一所佛教大学。1919年,九华山东崖寺住持容虚在化城寺创办“江南九华山佛学院”,并附设平民小学。1922年,在当时的财政厅长马冀平的帮助下,安庆迎江寺住持竺庵老和尚在当时的安徽省省会的所在地安庆迎江寺创办了安徽僧学院。常惺法师任院长,太虚大师亲自编制课程。
        总之,安徽佛教渊源流长,叶茂根深。它在中国佛教史上具有显要的位置,它为中国佛教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由于历史的原因,安徽佛教一度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尤其是六、七十年代的
    “十年动乱”,安徽佛教遭受到的破坏更是难以想象。所幸七十年代后期中国终于
    结束了十年内乱,佛教也因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恢复和发展。
        仅以九华山为例,自1978年至1986年八年时间,九华山恢复和新建寺庙达一百多座,其中化城寺、肉身殿、百岁宫、祗园寺、甘露寺、旃檀林等五十多座寺庙分别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和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批准为全国或全省重点寺庙。
    1986年九华山祗园寺举行了佛像开光、方丈升座、授受三坛大戒的三项佛事活动,仁德法师由选贤制而被推为祗园寺方丈,从而弥补了祗园寺四十余年没有方丈的缺憾。同时,仁德法师还当选为新一届九华山佛教协会会长,从而健全了九华山佛教机构,使九华山的宗教活动在有序的状态下健康发展。
    为了培养一支有一定佛教文化水准,并具有一定的寺庙管理能力的僧伽力量,1985年至1986年,九华山分别举办了两期僧伽培训班,在此基础上,在各级政府尤其是赵朴老的关心下,1991年九华山在甘露寺正式创立了由仁德为院长的九华山佛学院,学制为两年。九华山佛学院迄今已经送走十几届学僧,这些学僧在全国各大寺庙分别担任着各寺庙的管理工作,成为当今佛教界的栋梁之材。此外,在中国佛教协会的支持下,在成功地举办了九华山佛学院的基础上,九华山还分别举行了两期全国性的执事进修班,一些从事全国各大寺庙管理的执事僧分别来到这里进行为期一年的专业培训,使这些执事僧不仅学识理论上得到了深造,同时他们管理寺庙的能力也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提高。
        1980年安徽省佛教协会成立了新一届佛教协会,仁德法师任会长,妙安法师为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1986年仁德法师连任省佛教协会会长,妙安法师连任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2007年12月29日至31日,安徽省佛教第三次代表会议在合肥召开。省委副书记王明方会见与会代表并讲话,副省长任海深,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郑牧民出席会议闭幕式。王明方强调,省佛协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进一步引导广大信教群众为谱写美好生活新篇章共同奋斗。 
    王明方充分肯定了我省佛教界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的积极贡献。他指出,深入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奋力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需要进一步发挥宗教的积极作用,更好地把信教的和不信教的群众都团结起来,把各方面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他希望全省佛教界人士继承和发扬爱国爱教、团结进步、服务社会的优良传统,努力挖掘和弘扬佛教教义、佛教道德和佛教文化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和健康文明的内容,不断探索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有效途径,切实做好抵御渗透的工作。他要求省佛教协会积极协助党委、政府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充分发挥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佛教信众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及时了解和反映佛教信众的合理诉求,进一步引导广大佛教信众把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促进和谐上来。要切实加强自身建设,注重人才培养,努力促进佛教界内部团结和谐,引领佛教健康发展,为推进我省跨越式发展、加快崛起进程、构建和谐安徽作出新的贡献。
    郑牧民在闭幕会上说,新一届省佛协要充分认识宗教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增强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贡献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进一步发扬佛教优良传统,推动佛教为我省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与和谐安徽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来自全省各地的佛教界代表共101人参加了大会,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安徽省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安徽省佛教协会章程》(修正案),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省佛协领导班子。释妙安当选为会长,释慧庆、释慧开、释慧深、释智文、释慧光、释宽容、释仁煜、释传德(女)、释圆藏当选为副会长,释智文兼任秘书长。
        中国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时期,中国佛教也正朝着一个更新更高的目标迈进。香港的顺利回归,标致着中国的综合国力在世界上处在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中国的实践证明,国事兴,佛事兴;国事衰,佛事衰。处在这种社会环境下的安徽佛教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所担负的历史使命更加深远。因此,作为一个佛教徒,唯有顺应历史潮流,立身佛教,推动社会向前健康发展才不负佛陀的重托,不负安徽广大佛教徒对我们的期望。
        (本文由安徽省佛教协会会长、合肥明教寺方丈妙安大和尚指导,黄复彩先生撰文)
    佛教概论
    组织机构
    高僧大德
    安徽佛协
    安徽省佛教协会网 © 版权所有:安徽省佛教协会
    办公地址:合肥市经济开发区丹霞路292号大观音庵 邮编:230601
    电话:0551-63870900 投稿信箱:ahfj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