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 安徽佛教
  • 安徽寺院
  • 江淮法务
  • 电子期刊
  • 皖佛资讯
  • 市县佛教
  • 网络佛学院
  • 在线读书

  • 在线访谈
  • 图片报道
  • 观世音声
  • 公益慈善
  • 菩提文苑
  • 专题报道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佛乐书画

    苏州佛教音乐: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朵奇葩

    来源:《香港佛教》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9日

        中国佛教音乐源于印度,后又融入中国传统民乐和地方文化,在唐宋时期曾辉煌一时。中国古代僧人,有诗僧、画僧,也有乐僧。六朝僧人多才多艺,兼擅音乐。其时江南法曲成套,唱导成风主要是乐僧的贡献。

        苏州是闻名的文化古城,自古就是文人荟萃之地。苏州佛教音乐的形成同中国长期封建社会中的农民的产生和生活及吴地之遗俗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佛乐飘飘处处闻(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一、苏州佛教音乐流传与发展

        苏州佛教音乐历史悠久。公元238年前后来苏州传播佛教的僧人支谦与制“鱼山呗”的曹植一起翻译《太子瑞应本起经》,“鱼山呗”初步克服了“梵音重复,汉语单奇”之矛盾,使从西域、天竺传来的“梵音”开始适用于汉语咏唱。支谦到达吴地后又制成“连句梵呗”在江南一带流传。其时还有康居国僧人康僧会,在建康传授“清靡哀亮,一代模式”的“泥垣梵呗”也在江南一带流传。东晋时,曾居虎丘山的月支国僧人支昙钥又作“六言梵呗”,也在这一带流传。如果说,三国、两晋时期是佛教音乐中国化的初创阶段,那么,江南吴地可称其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由于历代帝王的倡导,唐代佛教进入鼎盛时期。佛教活动走向民间,佛乐也形成大众化、通俗化的趋势,在苏州出现了“士女观听,掷钱如雨,听者填闉寺舍”的盛况。在唐宋明清时,佛教的“唱导”由佛经偈颂扩充为佛经故事,加入民间传说,在吴地演变成“丝弦宣卷”,常由僧、道在办丧事、做寿、盂兰盆会上演唱。在法事活动中,演奏更成为部分憎人专职;而原从西域传来的胡琴、琵琶等唱导专用乐器,反而普及成为供“昆曲”、“评弹”等江南戏文伴奏所用的民间乐器。于其间也可见佛教音乐与江南民乐之相互影响。

        苏州佛教音乐的梵呗唱腔在江南一带颇为著名,曲调平缓,腔多字少,气氛庄严肃穆,“远、虚、淡、静”,其有浓厚的佛教清静专注的色彩。其唱腔是流行于江浙一带的“普通腔”,唱诵时用磬、大小木鱼、中鼓、扁鼓、钟、铪、铛、引磬等打击法器伴奏。历史上苏州寺庙的佛事也曾使用丝竹乐器,管、笛、笙、三弦、二胡等,但到近代已渐渐废去,并已形成惯例。据灵岩山寺方丈明学法师介绍,该寺只在清末民初衰落时因部分僧入为谋生需要,曾使用过丝竹乐器,三十年代建成十方凈土道场后已停止。

    苏州寒山寺钟(图片来源:慧海佛教资源库)

    二、 苏州佛教音乐的特色

        苏州灵岩山寺的法事音乐、苏州市区的赴应吹打乐和寒山寺佛钟音乐,都属中国音乐宝库中的珍品。

     1、灵岩山寺的“凈士宗”法事音乐。凈土宗法事音乐,源于唐代,流传久远。凈士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在灵岩山时根据十方丛林的要求,不仅制定了整套规约章程,并在念诵仪规方面按凈土宗旨念进行了详尽的校订和阐发,予以规范化,编撰审定了《灵岩山寺念诵仪规》,这对保存和传播凈土宗佛曲作出了贡献。该仪规载有用乐器伴奏的赞、偈与佛曲、梵呗廿六首。所用乐器有大钟、吊钟、大鼓、小扁鼓、大磬、引磬、镏子、云锣、铃子、中拔、云板、大木鱼、小木鱼。朝课、暮课各一个半小时,均在大雄宝殿进行,全体僧人(包括学僧)参加。日课在念佛堂进行,部分僧人轮流参加。在功课诵念时有行止细则数十条,总的要求“唯佛是念,唯凈土是求”,摒除一切杂念。这种虔诚的追求正是灵岩山寺佛乐的基本特色。如在《规制精进七仪规》规定:“大众行持以犍椎为依止……铃、鱼等之轻重快慢皆须合乎中道,不得草率从事。替换接敲亦须合韵,不得参差,必须遴选娴熟者任之”。“念佛之时必须都摄六根,声心相依,凈念相继”,“行则安详徐步,俾便绵密用心,坐则正身跏趺,方能气舒神畅”。又云:“念佛声必须和柔哀雅,不可高声伤气,不可逼气动火,不可默努伤血,不可轻松养识,不耳沉静堕昏,尤须六字明朗,不得夹杂四字及油腔滑调”。在念佛堂中张贴的《念佛心得》还要求:“声和韵稳,字正音圆,恳切绵密,沉着安闲,声合乎心,心应乎声,心声相依,妄念自清”。

        灵岩山寺的诵念仪规以其规范及特色,为海内外僧众所接受和推广,其影响遍及沪、浙、皖以及香港、台湾、东南亚各地寺院。灵岩山寺的佛曲、经文、仪规,解放后通过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开设的梵呗等课程传授给青年比丘僧。如今,苏州寺庙法事活动中乐器演奏,全由年轻僧侣承担。

     2、苏州市区赴应吹打乐。苏州还有一种散居在民间的在家和尚,也称“赴应”和尚。赴应和尚音乐在抗日战争前较为活跃。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到较大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活动渐止。1956年,苏州市文化局曾派人协助僧人恢复演奏活动,于东花桥巷大智寺内成立苏州市佛教音乐研究组,每周星期日下午活动一次,复习吹打乐。后由于一些僧人相继转业而停顿。赴应所用乐器有笛、笙、三弦、二胡、板胡、提琴、秦琴、大小唢吶、琵五、双清、铜鼓、单皮鼓、大锣、喜锣、小月锣、钹、星、木鱼、云锣等,与道教音乐大体相同。赴应吹打乐曲调动听,气氛庄严,带有浓厚的地方色彩。

     3、寒山寺佛钟音乐。寒山寺钟声音乐及仪规经过长期演变,形成一种与赞、偈、咒紧密结合的,独特的唱念击钟仪式。击钟仪规如下:“晨则先紧后缓,暮则先缓后紧,共鸣钟一百零八响,表数百八结业也。”晨鸣钟偈云:“闻钟声,烦恼轻,智慧大,菩提增,离地狱,出火坑,愿成佛,度众生,唵,伽罗帝耶娑婆诃”。再诵《破地狱》真言三遍,轻击钟三记。暮鸣钟偈云:“愿此钟声超法界,铁围幽暗悉皆闻,闻尘清静证圆通,一切众生成正觉”。再诵《破地狱》三遍,“乃扬声而鸣,或称诸佛圣号,或诵大成经名,或念偈咒,一称一鸣,鸣法多端,总要专精一心,令诸有情闻离苦,咸得解脱”。由于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之诗远扬,特别在日本影响广泛。每逢元旦前夕,必有专程来寒山寺参加听钟声的活动。据说在新年到来之际,能听到钟声者可以消灾祛病,吉祥如意。

        苏州佛教音乐经过历代僧人的创造、提炼,使宗教音乐独树一帜,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朵奇葩,愿苏州佛教音乐这朵艺术之花更加芬芳。

    上一页大足观无量寿佛经变相 晚唐最精美的石窟艺术作品 下一页:没有了
    安徽省佛教协会网 © 版权所有:安徽省佛教协会
    办公地址:合肥市经济开发区丹霞路292号大观音庵 邮编:230601
    电话:0551-63870900 投稿信箱:ahfjxh@163.com